1. <track id="z3ifb"><strike id="z3ifb"></strike></track><acronym id="z3ifb"><strong id="z3ifb"></strong></acronym>
      <table id="z3ifb"></table>

      黃花梨明式插肩榫翹頭案:大美不言

      黃花梨明式插肩榫翹頭案:大美不言

        老子用韻文寫成的哲理詩《道德經》,雖不像儒家學說成為明清統治者的治國方略,但卻在藝術、工藝的精神內涵上得到了充分展示,這一切在明式家具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明式家具以“線”造型,給人以婉約洗練、疏朗大方之感。人們常以文人氣質來概括其特征。中國紅木家具形制文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蔣奇平認為,如果說儒家思想造就了明式家具的外在形態,道家思想則是其內在精神氣韻的發源地。

      翹頭案1.jpg

        型簡道明 返璞歸真

        道家的“師法自然”影響了明代藝術創作領域的發展。這種樸素的自然藝術觀造就了明式家具型簡道明的特點。明式家具使用的材質講究天然美麗、委婉清秀,裝飾上力求簡練素雅、返璞歸真。正如老子所說:“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p>

        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在《文木賦》中說:“制為杖幾,極麗窮美;制為枕案,文章璀璨?!卑岛瑢揖吣静奶烊患y理的偏愛。在色澤上,明式家具充分展示原木的顏色和紋理,沒有上五彩的油漆,只是輕輕地打蠟或者擦天然的清漆。

        作為當前《紅木》國標修訂組青睞的明式家具傳承新材料,大葉黃花梨的成材需要近千年,具有質地堅硬、經久耐用、花紋自然、光澤柔和、價值昂貴等特點。這種木料和道家所倡導的“質樸、醇厚、自然”思想吻合,所以,蔚林木業每款大葉黃花梨家具一面市就受到文人雅士們的追捧和喜愛。

        相比儒家追求“濟蒼生、安社稷、求功名”而言,道家提倡“清靜無為、返璞歸真”更貼近藝術和美的精神。蔣奇平說,道家所追求的純粹的美運用在明式家具制作上就是未經過多雕琢的自然樸實之美,是最美最本質的秉性。

      翹頭案2.jpg

        明式家具在雕飾上深得道家簡約思想之真諦。以蔚林木業出品的大葉黃花梨插肩榫翹頭案為例,該翹頭案是明式家具中最為經典的款型之一,其造型起源于先人對鳳鳥的崇拜,案面兩頭向外翹曲,翹頭尖部有向內收的趨勢,如同鳥類揮動的羽翼,其整體比例按照一定的整數比、黃金分割點進行設計制作。

      翹頭案8.jpg

        此案榫卯結構極為精密,構件斷面小輪廓簡練,裝飾線腳做工細致。給人穩重的感覺,再加上其木紋清晰,顏色淡黃,案頭及腿部局部有紅褐色包漿,聞起來有淡淡香味,下雨天味道較重,在裝飾上除案頭下部有雕刻卷云紋裝飾外,通體素面、線條簡練,桌面平整光滑如玉。該翹頭案是中式廳堂中不可或缺的重器,一般倚墻而置,放置在大廳與門相對的位置。案上放置一些瓷瓶、鏡子等器物,寓意“平平(瓶)安安(案)”。

      翹頭案.jpg

        上善若水 以柔克剛

        老子主張“上善若水,以柔克剛”,這是古人的傳統含蓄之道,寓意凡事都不要過度,居下、貴柔、不爭的人生哲學。蔣奇平認為,水的柔弱使水能方能圓,無所不及,而這一傳統思想在明式家具的造型上也有完美體現。

        受傳統文化之影響,古典家具形式要求具有方正穩重之感,以蔚林木業出品的品字欄桿明式書柜為例,這件書房家具中的“品字欄桿”,是由3個格架的欄桿用木條拼成“品”字形,體現出一種內斂、含蓄的態勢。書柜的每一架格上,可放置主人喜愛的典籍、臨摹的書畫作品或一些玩賞雜件等。

        古人云:“言,心聲;書,心畫。聲畫形,君子小人見矣?!币鉃橐粋€人的語言,反映其內心境界;一個人的字跡,反映其德行品性,由此可判斷一個人的品行。蔣奇平認為,品字欄桿書柜中的“品”一方面體現了明式家具上善若水,于方寸之間蘊含柔韻之美;另一方面也要求君子應不僅要具備“潤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的德性,而且用于放置詩、詞、書、畫等精神食糧的器物也要有品位、有意境,體現出“言有盡而意無窮”。

        與此同時,此書柜的架格之間“以空造勢”,整體構架及四角,都是“處處取圓而不取方”,簡潔挺拔,無矯揉造作之感。在造型上用“線”的動靜、虛實、剛柔、粗細、明暗和轉折來構建家具嚴整、沉穩,產生氣勢飽含充實的樣式。其柔婉的曲線流暢活潑,呈現出一種空靈悠遠之韻味,剛柔并濟、曲直有度。

        陰陽相和 美不勝收

        明式家具之所以如此美輪美奐,很大程度上是采用我國傳統的榫卯結構,它將家具中的各個部件完美結合在一起,成為結實牢固的整體。蔣奇平說,暗榫為陰,明榫為陽;榫頭為陽,榫卯為陰。榫卯結構源于《道德經》中“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一思想。

        在位于福建泉州的蔚林木業家具制作工廠里,擺放了許多高與低,長與短的木件榫卯,通過工匠的手巧妙地將其組合在一起,做到粗細協調、連接合理、扣合嚴密、牢固可靠,從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痕跡。這些榫與卯的結合,塑造了整體的剛強之美,使家具通體圓潤自然、渾然一體。

        硬木對榫卯要求很高,這是硬質材料本身的特點所致,尤其是比一般紅木堅硬的大葉黃花梨。榫卯必須做得松緊得宜、科學合理。在家具制作中,蔚林木業的工匠對榫卯進行了深入研究。在北京方莊橋西的大葉黃花梨家居體驗館里,蔣奇平饒有興致地以插肩榫翹頭案、品字欄桿書柜的案面與柜面制作為實物,動態模擬“攢邊”做法來講述其中所蘊含的道家陰陽思想。

      翹頭案3.jpg

        “攢邊”是幾百種榫卯做法中的一種。據蔣奇平考證,它是由中國明式家具研究第一人楊耀于1948年在《北京大學五十周年紀念論文集》中發表的《明式家具的藝術》中首次提出:“除了床、架類以外,所有的家具都由框架和面板組成。特別是框類與板組合成椅、臺、桌、凳的面。在長方形家具的‘面’,兩根長而出榫的叫‘大邊’,兩根較短而鑿眼的叫‘抹頭’;若木框為正方形,則以出榫的兩根為大邊,鑿眼的兩根為抹頭?!?/p>

        據蔣奇平介紹,蔚林木業的工匠在將木板裝入四框時,不完全擠壓,尤其在冬季制造家具時,更要為木板的膨脹留余地。一般板心只有一個縱邊使鰾,或四邊全不使鰾。裝板的木框攢成后,與家具其他部位連接的不是板心,而是用直材形成的邊框,伸縮性不大,這樣就使整個家具的結構不會由于面板的脹縮而影響其穩定堅實。這種對榫卯的精益求精,為大葉黃花梨家具在市場上贏得了良好口碑。

        莊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爆F代城市繁榮的背后,是一份莫名的浮躁,緊張的工作結束后,回到家中沏一杯茗茶,點一炷沉香,悠閑地坐在滿是“大葉黃”家具的書房中,彈一曲《高山流水》,選擇的是愜意,得到的是放松。如此修身養性,夫復何求?


      技術支持:依鳴萱科技
      午夜在线观看视频-91天天综合网~永久人口-欧美日韩亚洲高清-亚洲午夜福利在线观看